双鸭山市区内最脏最乱的地方好像就属二马路矿专题

/ / 2015-10-25
“这儿现在可能是双鸭山市区内最脏最乱的地方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儿。”24日上午10时许,家住二马路纪检综合楼的市民王程宪提起二马路矿工大厦门前...

  “这儿现在可能是双鸭山市区内最脏最乱的地方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儿。”24日上午10时许,家住二马路纪检综合楼的市民王程宪提起二马路矿工大厦门前的环境,向记者感慨道。

  现象:污水成冰小客堵道

  在双鸭山二马路矿工大厦门前,记者看到,在道路北侧,一片污水冻成的冰带从人行道漫延到车行道,在回暖的天气里变得湿滑无比。过往行人小心翼翼,生怕滑倒,车行道上的冰因为表层融化,污水在过往车轮的带动下,向西平行路方向延伸出一条100多米长黑乎乎的冰带;同一时间,在道路南侧,一辆宝山小客停在路口的右行车道上等客,把双车道变成单车道,毫不理会后面催促的高音喇叭,十几辆车只能堵在剩下的一条车道上等待。

  原因一:脏水没地儿倒、随意倒

  王程宪告诉记者,二马路矿工大厦段环境脏乱差,主要是临街商家向道上倒脏水,夏天气味难闻,冬天结冰难走。

  王程宪说,往道上随意倒脏水的主要是矿工大厦临街的几家饭店,“矿工大厦没有下水,这几家饭店泔水没地倒,就往大街上泼。”王程宪说,因为这个原因,这个路段卫生环境一年到头没有好的时候。“泔水里经常有剩饭剩菜,夏天气味难闻,招苍蝇不说,还污染路面,让人难以下脚。冬天更不用说,水泼哪儿哪儿就一片冰,别说老人,就是年轻人走也得小心,滑一跤,摔得疼不说,还得沾一身黑泥。”

  另外,王程宪还告诉记者,“饭店倒的水还算‘干净’,收”折罗“的倒在道上的水更恶心。”王程宪指引记者来到双鸭山矿工大厦西南角车行道上的一处集水篦子前,指着一片黄乎乎、油腻腻的冰说,“收‘折罗’的把这里当成下水,每天早晚两次,在这里把‘折罗’沥干,泔水淌进水篦子还是淌到道上根本不管。”

  原因二:小客站点设置不合理

  除了吐槽矿工大厦前脏水结冰,王程宪对矿工大厦对面“橡胶厂”门前的小客站点也意见不小。“二马路只有四条车道,本来就不宽,现在车还这么多,这小客车占道口等客,把右转车道堵没了,还能不堵车?”

  王程宪说,在这里停驻的主要是发往宝山、电厂、七星等处的小客车。“这些小客车几分钟一班,后车来前车走,总有一辆停在路口,堵车不说,还经常按高音喇叭,更是烦人。”

  王程宪告诉记者,这个小客站点已经设立许多年了,原来车少,不存在堵车现象。加上附近居民多数是在矿里上班,站点设在这里还方便市民。“但现在不行了,车多道窄,小客还在这里等客就不合理了。”另外,王程宪还有疑问:“现在全市各条公交线路都是即来即走,只有这里的小客堵道等客,你凭什么特殊?”

1